今天是北捷事件的第七天、當然也是受害者的頭七
各家媒體像是洪水猛獸般的想第一時間採訪到鄭捷的父母
本來在此之前、我對他們兩位其實不是很能諒解、事情發生這麼久
除了請議員幫忙念公開信之外、神隱了一個禮拜、不論對外或是對
受害人家屬竟沒有任何表示。

我個人認為這實在不是負責任的行為。
但是看到各家媒體的推擠以及圍觀民眾不理性的行為
(說真的..殺人是鄭捷、你們傷害他們父母是哪招??)
我實在於心不忍、因為孩子的行為讓兩個老人家在全國面前下跪,
叫人情何以堪??
鄭捷的父親說了一句話:"希望法官速審速決、還受害者家屬一個公道"
意思很明顯:判鄭捷死刑、讓家屬得到慰藉

其實當北捷事件發生後、很多人都搶著表達意見
包括很多腦殘的民意代表跟官員的發言、真的讓人覺得匪夷所思
"低頭族沒有危機意識" "怎麼沒人去阻止他繼續殺人"
(說真的...我已經沒力氣花篇幅去講這些智障)

不免俗地、開始有人問:"鄭捷會判死刑嗎??"

這其實是一個很詭異的問號
正常人的想法:"這當然會判死刑啊"
但為何大家仍然會問這個問題呢??

原因還是在於這十年來發生了許多不盡公平的判決、
殘忍的殺人者卻沒判死、甚至連個無期徒刑都沒有的恐龍判決比比皆是、
讓台灣人民的心其實已經某種程度上的麻痺了

"惡人不見得有惡報"
這個無奈的觀念已經深耕蒂固在台灣人的心中了

其實該不該廢去"死刑"
這個議題其實足夠讓台灣人辯論個十天十夜也沒有結果、
(但是可以丟給蔡英文跟馬英九辯論看看、肯定很有趣XD)
因為你不論是站在那一邊、都有足夠的論點來支持立場

但個人其實認為、現今台灣的狀況、如果可以用"嚴厲的峻法"為主
嚴格的執法為輔、那麼死刑或許就沒有存在的必要也說不定
怎麼說呢??

假設一個人因為酒駕、不小心致人於死、在現在的狀況了不起賠個幾百萬
(搞不好幾十萬)就可以息事寧人了、不是受害者家屬廉價、而是法官價值觀
總是跟社會價值觀有超大的落差(我寧願不往賄賂的方向去想)
但如果現在只要酒駕事實確定就直接移送監獄坐一年牢、酒駕傷人就坐五年
酒駕至死最低三十年、而這些都不需打官司、就好像違規停車一樣直接判定
並且立即執行。我個人相信半年內酒駕就會從此消失。

傷人殺人刑責亦如是....

鄭捷的問題已經普遍存在我們社會中、我們不得不承認我們的教育的確失敗
責任感跟道德觀已經從我們這一代漸漸消失、從我們下一代更是顯而易見
政治人物公開說謊、說話不算話已經不是新聞、公眾人物做事完全沒有責任感
學校校長貪汙、老師沒有老師的樣子、社會上盡是烏煙瘴氣

使得每個人不得不只為了自己的生存而自私、我們已經失去原本的自己了
並且無力改變

最後...
廢不廢死刑對我而言並不重要、因為我身邊親近的人並沒有遭受意外、
所以我無法真的感同身受。

我卻可以接受重法治國、因為我知道我只要不犯法、法律再嚴厲也於我何有哉??
但是重法可以給我以及我的家人一個平和的生活環境。我可以坐捷運滑我的手機
聽我的音樂、我也可以深夜去唱KTV、因為我不用再害怕無緣故的被傷了身體送了性命
因為嚴格的法律、可以讓我有著免於憂慮生活的自由

我第一個孩子這個月來到這個世界上、我這個當爸爸的無法改變這個已經不再和平的世界
但是我會盡我能力教導他成為一個負責任的人、培養他的心理素質讓他對自己以及身邊的
每個人負責、我不期待他能成為總統或是郭台銘、但是我希望他能成為一個正直的人
由他這一代來改變這個世界。

 S670522081

歡迎來我臉書粉絲專業"缺角的馬克杯"

https://www.facebook.com/markpaiting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喜感哥 的頭像
喜感哥

缺角的馬克杯

喜感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