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止進入3.jpg
 
記得國小時候、有個老師很愛說鬼故事來嚇唬我們小孩子
印象最深刻就是一篇鬼故事、雖然依稀記得一些情節
但還是靠著枝微末節的記憶、在網路上找到了這篇鬼故事
原來是小說大師-倪匡的鬼故事
我把他稍微修正一下、並轉貼上來給大家看
 
 
====================禁止進入===========================
「禁止進入」

那塊銅牌上就乾淨地寫了這四個字。
這銅牌是掛在一條陰暗狹窄的小巷口,巷內隱約傳來潮濕的霉味。
巷口兩邊高樓房遮住了陽光,無法一眼望進巷底有些什麼。
 
銅牌與巷子極不相稱、巷子透著股破敗的氛圍,銅牌卻是光潔如新,
似乎是每隔兩三日就有專人來擦拭維護一般。
這銅牌望上去,厚約三公分、長兩呎,有種豪門家門口才會出現的氣派。
卻也加強了些這四個字的說服力。
 
雖是熱鬧的市區,但一般人經過很可能視若無睹,誰會進去一探究竟呢?
或許只有遊手好閒的無聊之徒才有這種功夫吧?
 
而故事就發生在這幾個遊手好閒的無聊之徒身上。

拉拉、山豪、馬克,這三個人都有著同樣的背景,出身貧窮,教育程度低,
在大都市中遊手好閒,有著各種的犯罪紀錄、大惡不幹小惡不斷的混混,
拉拉平常就幫老大跑跑腿,偶而蹲幾天牢,人沒殺過半個、幹話倒是很會說。

這陣子他小子走狗屎運、撈到了份賣K的差、雖發不了大財,但三餐也不成問題,
能三不五時去酒店嘗嘗女人的味道、在這三人裡算是個領頭的。
 
山豪是個油膩的胖子,身上隨時帶著打火機和小型爆裂物、作了幾件縱火案,
但也都是些小案子、滿嘴髒話,據他自己說:
不說髒話,我就跟啞巴一樣!
 
馬克是個相貌英挺但不算聰明的痞子、聽說以前他曾給初戀情人傷得很深,
從此對女人的態度就很怪異,又愛又恨。偏偏長相又很討女人歡心,
所以跟女人間有著不少糾纏。
 
有天這三人一起到了這巷口。
 
山豪向牌子吐了口濃痰:「幹!整條巷子都他家的?」
馬克飛起一腳往銅牌踹去,「匡!」的一聲響,栓著鐵鍊的銅牌晃了晃。
拉拉畢竟是三人的頭,喝道:「咱們進去!」、一腳已跨過了鍊子。

一進巷子,三人的神情就有些不自在、因為兩邊高牆附著一叢叢滑溜溜的青苔,
還有些綠色液體在地上。
而拉拉是個在任何時候都要充老大的人,
回頭看了看山豪和馬克似乎沒有退縮的意思,打腫臉也得硬著頭皮往前走了去、
越往前走,巷子就越是暗,越是濕涼,走了一會兒、三人總算能看到巷的盡頭了。
盡頭是一扇破舊滿是鏽蝕,彷彿隨時會倒下來的門、門上竟又釘著亮晃晃的銅牌。
而光可鑑人的厚實銅牌上,仍是那四個字:「禁止進入」。
 
禁止進入1.jpg

就這麼一面鐵門,三人自然三拳兩腳就給踢翻了、三人進了門、裡頭一片黑暗,
山豪先點亮了打火機,又在地上亂摸,居然給摸出一堆木屑來、點著了木屑,
自然照亮了周圍的環境、這是個空蕩蕩的地方,更像是個廢倉庫,除了一只木箱、
周圍都是些一文不值的垃圾,盡頭處似乎還有一道門。

這木箱挺沉的,一腳踢去、紋風不動。三人很是興奮,認為自己應該是撈到寶了。
三人七手八腳扒開了木箱,發現裡頭有黃澄澄的金屬光澤,就更加興奮了。
仔細一看,卻發現滿滿的都是相同的銅牌,上面刻著相同的四個字:「禁止進入」

拉拉氣不過:「操!」隨手拿起一塊猛力向前甩去、在地上擊出「鏗鏘!」一陣巨響。
怪異的是,銅牌竟直立在地上一動不動、昏暗的倉庫裡,木屑燃燒的火光在銅牌上流動。
「禁止進入」四個字在樹立的銅牌上忽隱忽現、同樣的警告這已經是第三次了。
巷口的一次,破爛鐵門前的一次,以及這一次。雖然這次是偶然,但警告畢竟是警告。

三人都獃了一會,拉拉有些遲疑地慢慢走去,往銅牌就是一腳、「磅!」一聲倒了下來。
拉拉哈哈一笑:「老子還以為踢不倒呢?搞那麼神秘!哈哈。」
精神一振,拉拉指著那門道:「咱們去看看那道門裡頭有啥,說不定有不少油水可撈。」
山豪應和著隨拉拉向前走去,經過那銅牌時,還罵著髒話,用力踏上一腳。

馬克膽子較小,半响最後才跟著兩人走去。那塊光可鑑人的銅牌受了山豪的一踏,
自然留下了一個腳印,馬克舉起右腳來在半空中,也想學著山豪對銅牌來一下。
但定睛一看,他整個人像是被一道焦雷「轟!」的一聲直劈中了一樣!
甚至久久無法將腳放下,更沒有辦法出聲!
 
馬克在很多很多年以後,回憶起這件事情:
「一個腳印當然沒什麼了不起,可是我卻看到那腳印在動!
那腳印像是在一步步走著,然後凝聚成一塊東西!是山豪的臉!
那三角眼倒吊眉,不是山豪是誰!?最後它變成了....變成了......」
 
每回憶起這時候,馬克都會雙目爆滿血絲,右腳也不由自主地僵在半空中,渾身發抖,
汗珠亂冒、而旁邊的朋友都會遞給他一杯酒。但馬克此時多半連酒杯都拿不穩,
把酒灑了一地。
 
「山豪的臉變成了一個骷髏」
 
馬克當時的驚恐之甚,他把右腳猛力收了回來,卻因過急而摔倒在地!
話說拉拉這時,已經劈開了盡頭那扇門,和山豪走了進去。
馬克因為過於驚恐,所以一時未能回過神來,沒有立馬跟著兩人進去
 
此時,馬克聽見門內傳來兩人極為響亮的歡呼聲...

三個人相處久了,馬克自然知道這樣的歡呼聲,是他們在真正感到非常快樂,
如獲至寶時才會發出的聲音,這時馬克不由得站了起來向門走去。
雖不曾一起發過什麼"有福同享有難同當"的誓言,但馬克心裡清楚的很,
若是真正見了珍貴的東西,誰也不會同享的,所以自己動作要快。
 
按理說這時馬克應該是一口氣衝進門裡的,可就在門口、他聽見了一陣奇怪的聲音。
「喀吱、喀吱」,像是非常美味地在嚼吃什麼的聲音,「咕咕」的吞嚥聲,
甚至還有「咳咳」的喘息聲,像是不停吞嚥而沒有空檔喘氣的咳聲。
 
馬克在外邊聽了一會納悶問著:「你們在吃什麼東西呀?」
他把心中的疑問叫了出來..
 
禁止進入2.jpg

拉拉山豪沒有回應,昏暗的房間裡,仍然只有不停地「喀吱喀吱」聲。
就算這裡曾有人居住,在這裡留下了什麼食物,但從前面的破敗無人聞問看來,
有美食也都腐爛了,哪來如此美味?
 
馬克想著想著已經走到了門口,一腳已經踏入門內了、只剩右腳還留在門外。
此時他渾身泛起一種奇異的感覺,但又說不上來是什麼。

不理會這感覺,朝著裡頭提高了聲音叫著:「喂!你們到底在吃什麼東西呀!」
此時馬克的眼睛漸漸適應了黑暗、模糊地看到拉拉山豪兩人蹲在地上,
手裡似乎捧著什麼在吃著。
 
這次兩人終於有了回應,拉拉山豪抬起頭來望著馬克,喉間呼嚕發出一陣類似
「好吃,你也來吧」之類的聲音,兩人不約而同雙手舉起手裡的美味給馬克看。
 
此時馬克終於看清楚了...
 
拉拉的十根手指全部不見了,雙手傷口啵啵冒著血、
拉拉仍迫不及待的往自己掌心大口咬去,像吃餅乾一樣,喀滋一聲咬下一個缺口、
而山豪雙手還剩下一根手指,不顧嘴巴裡滿滿都是肉塊、
也把剩下那根手指喀啦地咬了下來,嘴巴因為再也塞不下,
還有些碎骨與鮮血從嘴角流下。
 
馬克竟也不驚訝,居然完全相信了拉拉山豪的話、應和著抬起右手將食指用力咬下,
滿足地在嘴裡嚼咬著:「真的耶!太好吃了吧?這世上怎麼會有那麼好吃的東西呢?」
這時雙掌只剩下殘缺血肉的拉拉,張嘴往自己肉多的大腿咬去。
 
「大腿可能更好吃吧?」馬克心裡想著..

他看到了自己在門外的右腿,低頭準備往自己的大腿咬去時、
瞬間感覺到了右指斷裂的劇痛,馬克不由得往後倒了一倒,身子跌出了門外、
此時右食指的疼痛更是劇烈。
 
「天啊!我在幹嘛?!」
 
馬克頭也不回地拔足狂奔,離開了那地方。
往後他再也沒敢靠近過那巷子,而聽過他這故事的人,不管相信不相信
也沒有人敢鼓起勇氣、進去哪巷子來辨別真偽。
 
所以後來拉拉山豪兩人到底怎樣了,沒有人知道。
馬克常舉起那缺了食指的手掌,無數次地對自己,對別人問著:
「一個人吃自己的身體,能吃完嗎?」
 
 
沒有人能回答他.....
 
 
 

歡迎來我臉書粉絲專頁"缺角的馬克杯"

https://www.facebook.com/markpaiting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喜感哥 的頭像
喜感哥

缺角的馬克杯

喜感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